浅沫

从一腔热血,到漠不关心、冷眼相待,仅用了短短几个月,我廉价喜欢的保质期真是越来越短了。

其实我也是想通了,只是旁观,何必同行。


#写手精分试炼七题#

#写手精分试炼七题#

1.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。

2.用告白成功梗写一篇虐文。

3.甜文,以“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”结尾。

4.虐文,以“他们拥抱接吻”结尾。

5.清水文,包含“他们合为了一体”这句话。

6.肉文,包含“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”这句话。

7.以此为例,任意甜题虐写虐题甜写。


啊!想写!


【骨秋】黑白双傻

武侠撇捺 黑白双煞 衍生
纯属虚构 不涉及真人

辣眼睛预警 我也不知道我写得是个啥

风萧萧兮,深秋夜静。偌大的圈中只剩两人对峙。

“骨叔,好久不见。”春秋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最后一个妄想背后偷袭的武者,扯下块黑衣布料,抹了把清风长剑上的鲜血。

他心里清楚,比武大会的规则只能留下一人。即使对面红衣身影是他故友,如今也要兵戎相见了。

“多说无益。拔剑吧。”辣骨叹了口气,面色晦暗不明,他握紧手中的双刺,却没有动手的打算。

月朗星稀,只若初见。但春秋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在他身后喊着“骨叔救我”的少年了。眼前的少年目如朗星,黑衣袖边压了一圈金色的滚云边,端的是潇洒风流。清风长剑使得极好,散发着一种陌生的煞气。

辣骨曾受人所托,照顾这个吵着入江湖的毛头小子,没想到少年成长得如此快。

“你可以叫我骨叔。”

“‘古书’,古代的书?”

“是白骨的骨。”好脾气的他解释着,安抚地揉揉少年的一头乱毛,顺便纠正了少年练长剑的几个姿势。他虽然主修双刺,但长剑的基本招式还是精通的。

“剑招不在于繁多,而在于精准的选择。长剑四式和六式,前者击倒,后者击退,迎敌时都十分有效。记好了。”

辣骨虽然独来独往惯了,但日子久了,也慢慢接受身边带了个亦师亦友,喜欢软软喊自己骨叔的少年。
他们的关系转变于客栈一晚。那晚辣骨干成了一票大单子,买下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天火红衣,心血来潮穿上试试。

当春秋练完剑,进入客栈两人歇息的房间,就看见一位姑娘莲步轻移向他走来,红纱掀起,露出一张绝美到雌雄莫辨的脸。“好看吗?”

“红衣好看,帅的啊。”春秋漫不经心地回着,低头擦着剑,耳根后的绯红却出卖了他。这张脸明明好看到犯了规,平常的简朴的白色旧衣都可以被他穿出一种风流滋味,更别提这身妖娆如火的红衣。

“那我以后就穿着这身咯。”“红衣姑娘”轻笑一声,用折扇掩起半张脸,眯起的眼睛像狐狸一般亮。

辣骨不知自己是喝多了酒,还是抽了什么风,他用折扇轻挑起少年的下巴,凑近耳根低语。“若我是姑娘,你心动否?”

“只要是骨叔,我都心动。”春秋这句话随意得就像开玩笑。但当辣骨的眼睛对上那双亮晶晶的眸子,里面炽热的认真让他禁不住后退了一步。不知什么时候,少年的眼睛就映在了他的心里。

糟了,他的心乱了。辣骨默念道。这世上有两个是最带不得感情的。一是戏子,二就是江湖人。

“缩圈了,骨叔别打了。磕药磕药磕药....”

“敲里奶奶,没药了。”

两人的身影几乎同时倒下。

“呀!骨叔,没得了呀!”即使没有吃鸡,春秋的声音却透着一种轻松。他点开结算界面,愣了愣,“第三,什么情况?”

“我第二啊...所以第一是谁?”

两人面面相觑,又同时爆发出一阵哀叫。
“靠,该不会有人一直在圈边磕药苟吧。”

弹幕里刷过一片看透一切的哈哈哈哈哈
“果然是黑白双傻”
“明显放水差评,打了半天都没掉一个绷带的血”
“谁让你们打情骂俏太投入不看弹幕”
“喜闻乐见,我刚还看见那小子爬过来舔包呢”

春秋有点无奈地关了疯狂刷屏的弹幕机。“骨叔双排吗?来我yy啊。”

“好呀小秋秋。”

月光正好,正如那晚风光迤逦。
“身为侠者,怎能顾及儿女私情。”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算了,我退出江湖。”

为什么骨叔要比秋秋子大?
因为骨叔是68岁的老大爷(哈哈哈哈)

灵感来源是今天基友给我发的段子。原本想写刀没想到写出了这个沙雕玩意。
不行!我一定要再想个刀!嘤嘤嘤

看完这集忽然喜欢上了白都小哥,有没有大大发白都x勇利的粮qwq